快乐赛车走势图200期
新區旅游
銅川的路
——銅川城記之三
發布日期:2019-10-24 16:33   來源:銅川日報   作者:   發布機構:  【字體: 】   瀏覽次數:

公元755年,安史之亂爆發,一個叫杜甫的詩人逃亡,兩度經過古同官。當時,他的心情是灰暗的,腳下也崎嶇不平,“我經華原來,不復見平陸。北上唯土山,連山走窮谷。”他的目的地是陜北,而由關中進入那片蒼蒼莽莽的黃土高坡,供他行走的只有這一條路。于是,在古同官附近一個叫玉華宮的地方,面對殘垣斷壁,他不無蒼涼地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溪回松風長,蒼鼠竄古瓦。不知何王殿,遺構絕壁下。陰房鬼火青,壞道哀湍瀉。萬籟真笙竽,秋色正瀟灑。美人為黃土,況乃粉黛假。當時侍金輿,故物獨石馬。憂來藉草坐,浩歌淚盈把。冉冉征途間,誰是長年者? 
  撫著腳上磨出的血泡,他當然知道,有更好的路可以選擇。一百多年前,唐太宗李世民和高宗李治到玉華宮來,出關中平原進耀縣,然后上石柱原翻文王山,到瑤曲,直抵目的地,儀仗開道,一路順暢,八面威風。他也知道,在不遠處的山嶺上,有一條秦時的坦蕩大道,是秦始皇命大將蒙恬率30萬大軍和數十萬民夫修建而成的一條戰備“高速公路”。司馬遷老先生說:“自九原抵甘泉,塹山堙谷,千八百里。”也就是從云陽北部的林光宮北門始,沿子午嶺北行,經旬邑、富縣、榆林、內蒙古伊金霍洛旗、達拉特旗等地至包頭。這條路長達700余公里,是當時關中至陜北到蒙古大漠最近的道路。 
  那條秦始皇修的路,為打仗所用,軍事工程,普通百姓根本不敢沾邊。一千年過去了,早已幾度城頭變幻大王旗,那條路也湮沒在荒草中,但虎倒勢不倒,車轔轔,馬蕭蕭,旌旗蔽日,刀閃寒光,想想仍然令人生畏。 
  當然,他不會想到,六七百年后,明代的皇帝朱元璋在他走過的這個地方設了漆水驛;一千年后,清代的光緒皇帝依漆水沿山谷修建了耀州至同官的行車驛馬大道。他更不會想到,這個他冷冰冰的稱之為“縣古槐根出,官清馬骨高”的山區小縣,公元1935年,也就是距離他死后的1200年后,有了兩條真正意義上的路。正是因為有了路,這座小城一躍成為一座吸納東西南北風的地域中心城市。 
  一條路叫咸榆公路,銅川境內由耀縣孝義坊進入,經黃堡,同官縣城、金鎖關、淌泥河穿宜君北上。1931年開修,1935年通車,寬處六米,窄處3米半。用今天的眼光看,這條路簡直不叫路,現在的村道都比它強。但當時汽車極少,最多走走馬車、獨輪車,比起鄉間的崎嶇山路,它就是一次天翻地覆的路的革命。 
  最重要的是,它拒絕羈絆,通向遠方。以后的七八十年間,這條路不斷拓寬改造,先石子后柏油再水泥,且不斷延伸。如今,它大名210國道,北起內蒙古包頭,經陜西、四川、重慶、貴州,南至廣西南寧,全程三千多公里。 
  另一條路叫咸銅鐵路,直接連接橫貫中國南北的交通大動脈隴海鐵路。 
  銅川的地下有煤,煤是現代工業的食糧,煤要外運,得有運輸通道,于是,隴海鐵路管理局和陜西省政府合資修筑了這條對于銅川乃至渭北地區都極具政治、經濟、文化意義的鐵路。咸銅鐵路全長135公里,由咸陽車站東端出,沿渭河北岸東北行,走長陵、肖家村過深塹,貼涇河南岸西行過永樂店達三原向東,經獨李村車站跨清河過大程到閻良后沿漆水河東岸上行經富平、莊里到耀縣。然后穿黃堡達終點銅川車站(初叫礦場車站)。 
  兩條路的開通,提升了銅川,促進了銅川的脫胎換骨,一個山區小縣,脫穎而出,一舉成為渭北地區最具活力的城市。它不斷膨脹、擴張,呈現一派蒸蒸日上之象。不僅帶動了周邊地區農產品和小煤礦、石灰石等資源的有力開發,一批企業如水泥業、鐵業、造紙業、機械制造業等也在本土生根開花。 
  它的邏輯關系應該是這樣的:路的開發,把銅川推向了現代工業的舞臺;銅川的崛起,有效地改善了渭北乃至陜西經濟格局的分布。 
  一條210國道,一條咸銅鐵路,從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猶如兩扇翅膀,讓千年的銅川開始飛騰。銅川的意義,在時間的長河里,變得深邃而有質感。 
  于是,許多故事,變得意味深長,足可一品。 
  1939年,抗日戰爭烽火連天,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把成吉思汗靈柩由內蒙遷移到甘肅省榆中縣興隆山(后至青海省湟中縣塔爾寺。)成陵沿咸榆公路南下,途經延安,中共中央代表及延安各界百余單位,約1萬余人,舉行了盛大祭典。抵達西安途中,護送的人馬曾在銅川留宿一晚,成吉思汗的陵寢,就安放在當時的銅川文廟如今的老一中校園內。 
  這件事的意義超越了遷移的本身,有政治需要,有民族感情,它的余韻,至今猶存。如果探索成陵遷移走過的道路,銅川自然會有繞不過的一筆。 
  1940年3月,時任中共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的周恩來在蘇聯治療右臂骨傷后,乘蘇派專機到達蘭州,再乘車到西安北上,隨行的有鄧穎超、任弼時、陳宗英、蔡暢、陳郁、師哲等人。在從西安前去延安的路上,途經宜君哭泉淌泥河村時,因遇雨天,道路泥濘,車隊無法前行,在淌泥河留宿一夜。 
  當時,周恩來一行雇用當地農民的牛拉汽車,由于用力太猛,牛被掙死,周恩來他們賠付了農民高于市價翻倍的錢,令農民們感動且感嘆,共產黨和國民黨就是不一樣。 
  《咸榆道中即景》是老革命家林伯渠先生于1941年10月,在由西安返回延安途中寫下的詩作:北上咸榆道,坎坷殊未平。盤關微吏峻,渡水一舟橫。壘筑山無色,丁抽路斷行。人言又剿赤,這個昔猶今。而僅僅二十多年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詞作者田漢路過銅川,寫下這樣的詩句:輕塵塞月過銅川,成就斑斑入管弦。難得曉來飄瑞雪,今年端的是豐年。 
  沒有一字說路,但路在腳下。一個“過”字已說明一切,盡管路依舊坎坷不平,但已無人為的阻撓與障礙,田漢為新中國鼓與呼。 
  1972年,張鐵民主政銅川時,210國道在銅川過境,市區通往礦醫院川口段要繞一個大彎子至王家河拐出,張鐵民力主取直打通。出進銅川只有一條路,新川至黃堡有礦山采石放炮,常常滯阻車輛,張鐵民提出動議,在漆水河另一側,又劈開一條道路。 
  咸銅鐵路,南倚關中平原,北接陜北,人員往來,物資運輸,曾是陜西省最重要的陸路通道之一。由于煤炭外運的發展需要,陸續修了三里洞、王家河、王石凹各礦井的專用線。以后又延伸喬新線至紅土鎮、金華山、鴨口、東坡等礦井。有人形容,銅川的鐵路布局就像一把鐵叉,咸銅鐵路主線是柄,而通往銅川各礦的專用線是叉,柄揚叉翻,黑色的煤炭就源源不斷匯集,喂養共和國的工業。 
  那是銅川鐵路的黃金時代。客運貨運,一天幾十輛列車,宜古車站是編組站,調度命令通過大喇叭喊叫,二十四小時喧囂不停;銅川火車站的廣場,南來北往的旅客,各種口音交雜,蔚為大觀。 
  銅川車站有幾個老人,河南逃荒時到銅川走了半個月,后來回老家探親,兩天就到了。他們感慨萬分,一位老人說,鐵路讓俺長了腿。 
  1970年代,陜北服役的新兵坐汽車到銅川轉乘火車,許多人不約而同激動地流淚:可算見到火車了,可以去看大海了。 
  1969年下鄉陜北的北京知青,一些人經常逗留銅川。一位北京知青的話最有代表性,他說,看到火車特別親,覺得北京就在跟前。 
  路是腿,邁開來可以看大海,可以跨到北京,這是對路最真實最直接最具體的描述與感受。 
  歲月荏苒,不久,陜北有了鐵路,直達西安,陜南的鐵路,連通西北西南;后來者居上。 
  銅川的客運列車停運了,三來二去,銅川反倒成了陜西省唯一不通客運的城市。 
  也許,一篇城市的文章,這一段歷史,只是個頓號。曾經坐著火車奔跑的銅川,不會也不應該被拋下。所幸,有了西延線。 
  西延線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2016年)中規劃“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包(銀)海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西延線銅川市境內長度82.449km,計劃將設銅川站、銅川北站、宜君站三個站點。通車后,西安至銅川最快只需要15分鐘。 
  如今,銅川的路越發通達起來。 
  1992年,三原至銅川一級公路通車,這條路是陜西省當時最長的一條高等級公路,全長66.35公里。三銅公路南接西安,北連延安,又被稱為西延高速公路。 
  2012年,西安到銅川、黃陵的高速公路建成,它是西安至延安高速公路一段,全路是陜西省“2367”高速公路網三條南北縱向線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國家高速公路“7918”網包(頭)茂(名)線(G65)陜西境的重要一段。 
  還有正在建設中的合鳳高速公路。這條路全長335公里,起于陜晉交界處黃河西岸的合陽縣百良鎮境內,通過合陽縣與山西臨猗縣孫吉鎮之間的黃河大橋順接菏寶高速公路山西段的垣孫高速公路,然后與京昆高速互交,這條路經澄城縣、白水縣、穿過銅川印臺區進入咸陽市,終點接寶平高速柳林立交。 
  不可忽略的還有,幾十年里,銅川還建設了密密麻麻的縣路、村路,仿佛一條條血管,流淌的血液讓這塊土地充滿了活力。 
  南北交錯,四通八達,路的環繞中,讓二十一世紀的銅川有了一個新的歷史坐標。 
  今日,杜甫如果活著,他該寫出什么樣的詩篇呢?(劉新中)

【網站編輯】趙勇
分享給好友閱讀:
快乐赛车走势图200期 mg冰上曲棍球最新技巧 腾讯分分彩官网计划软件 快乐十分任选3技巧 孤单车神5怎么赚钱最快 11选5选五中五10码复式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河北快三游戏规则 趣头条赚钱电脑版登入 看牌抢庄牛牛真人版 免费下载红马计划app